彼岸

【云亮】俗事

星尘砂:

如果小时候的大家都生活在一个镇子上^_^想写写日常向


1.
       镇上突然搬来一户诸葛家。
       据说是从某个大城市来的,镇子里的人们表示欢迎,又对这家人好奇不已。
       只听说哪家谁谁,碰得灰头土脸也要往大城市挤的,混得好的在那享受荣华富贵,混得不好的也宁愿在偌大的城里过着默默无闻的生活。舍弃奢靡来这座小镇享清闲的,实在不多了。
       何况还是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个七八岁的孩子。


       赵云对母亲琐碎的八卦并不感兴趣,咽下最后一口清凉凉的绿豆汤,一抹嘴,绑起发带就要往屋外走。
       赵母正和姐妹聊的起劲,见自家儿子这架势,急忙喊住人:“现在三伏天,屋里头都热的很呢,还往外面瞎跑啥呀。”
       赵云回头笑笑,“不碍事儿!”说完,一溜烟就没影了。
       他和吕布约好了午饭后去镇头那户空宅里摘杨梅,刚被母亲拉住死活灌了碗绿豆汤,去的再迟点,估计吕布又要找他单挑了。
       赵云一阵小跑赶到,吕布已经爬到人家院子的围墙上了。
       “赵云你可真够慢的。”
       赵云表示实在是母命难违。
       “行了行了,知道你妈疼你,赶紧上来!我盯着那些杨梅看了老半天,馋死我了。”
       院墙说高不高,又因为宅户空了很久,也没人做防范措施,赵云几个巧劲,矫健的身体便像一条龙一样翻进了院内。
       正为自己的身手自得,赵云一抬头,沿着杨梅树的枝叶往高大的宅子里一瞅,正和二楼窗台里的人对上眼。
       完了……
       “吕布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 吕布是个行动派,已经爬上树了,“赵云你还磨蹭什么呢?”这些杨梅长得真好,肯定好吃,回家分一点给貂蝉妹妹,嘿嘿嘿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这家里有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 吕布也朝窗户望了眼,“哪来的人,你被晒傻了吧?”
       赵云揉了揉眼,再仔细看,发现那窗台处只有茶色玻璃亮的扎人眼。
       难道真是自己眼睛出问题了?赵云开始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近视。
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赵云的担心就被证实是多余的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树上的两个少年口袋里装着满满的杨梅,甚至还有几颗挤出来掉到了地下。
       树下伫立的男孩抬着头盯着两人,一脸冷漠。
       赵云从树上跳下来,深吸了一口气,“那个……你听我们解释……”
       赵云和吕布磕磕巴巴的解释了一通。这户人家已经走了很久了,院子里栽的杨梅树无人看护,却长得很好,到了夏天镇子里顽皮好玩的几个男孩子就会爬进去摘几个杨梅回家。
       听完赵云的解释,男孩瞥了眼两人的口袋。
       好吧,虽然这“几个”确实有点多……
       赵云是个正直的孩子,连学校老师教的礼仪都拿出来了,硬生生朝男孩鞠了几个躬,也不管对方明显比自己小了几岁。
      “抱歉,我们真的不知道这里有人搬进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男孩见他紧张的样子,歪了歪头,“如果你们喜欢的话,就拿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 方才还蔫蔫的两人又生龙活虎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“可以么?!”
       “嗯,”随着男孩点头的动作,银发上的层层光泽也跟着晃动起来,“这么多留着也是暴殄天物。”
       来不及想清楚“暴殄天物”的意思,吕布就要拉着赵云离开。丢人,太丢人了,摘人家的杨梅还给抓了个现行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……我叫赵云。我家离这里不远,你如果想找朋友,我可以陪你玩。”赵云笑的比午后阳光还要灿烂几分。
       只是男孩似乎不领情,小奶声慢悠悠地回了句,“知道了。”
       说话间,吕布已经很自来熟地在研究大门的锁了,“这锁怎么这么复杂,怎么走的出去啊。”
       男孩剔透的眼珠一转,看向赵云。
       “你们怎么进来的?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翻墙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就怎么出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
2.
       不久,班里多了个跳级上来的转学生。看清楚那人的面孔,赵云又惊又喜。正是他们前几天遇到的男孩,原来他叫诸葛亮。
       “赵云你是班长,诸葛亮就由你多多照顾吧。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被安排坐在赵云旁边。上课时女孩们都忍不住偷瞄,下课铃一响,更是蜂拥而来,把诸葛亮团团围住。这个比他们小了三岁的同级生长得实在乖巧精致,浅色的瞳仁和发,皮肤又过于白皙,如同在发光。
       只是太过安静了。赵云心想。
       女孩子七嘴八舌问个不休,诸葛亮并不腼腆,只是静静的看着,也不开口回答,神情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淡漠,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,把女孩们的热情消融成烟,一眨眼就没了。
       “城里来的孩子,就是心高气傲呢。”不知是谁,不满的低声道,却足够让旁人听清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眼睫一颤,与此同时赵云心尖也仿佛跟着震颤了一下。他想起之前尴尬的相遇,那时诸葛亮似乎也并无什么情绪波动,但也没有人前这么格格不入。
       赵云猜,也许他只是不习惯待在人群里。
       课桌椅对于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有点高,诸葛亮小小的身子窝成一团,衣领弄的发梢乱翘。
       一种大孩子想要保护弱小的责任感在赵云心中油然而生。
       抱着被诸葛亮漠视的准备,赵云小声对诸葛亮说道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       那双眼睛终于映出了他的身影,诸葛亮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 “你不要太放在心上……他们没有恶意的,只是看你太可爱了想跟你做朋友,你可以试着跟他们说说话。”赵云生的俊,脾气又好,温着语气的时候任谁也拒绝不了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的脸上露出一瞬的迷茫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 赵云仿佛被什么直直击中了心脏,他按捺住想要抱住这孩子好好安慰的冲动,颤巍巍说:“没关系,以后我教你。”


3.
       怀着莫名的责任感,赵云开始了吕布口中的“老妈子”之路。从单纯的送诸葛亮回家,到早晚接送,诸葛亮在的地方必定能看到赵云。
       一天二十四小时,恨不得有二十六个小时都腻在一起。吕布吐槽道,“赵云你很喜欢当鸟妈妈的感觉吗?比他妈还上心。”诸葛亮的家人,只在搬来的那天出现过,虽然镇上的人大都心地善良,也没出过什么大事,但让诸葛亮一个人回家,赵云还是有点不放心,才揽下了本不该属于他的责任。
       “我好像还真的挺乐在其中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 一边说着,赵云翻开作业本,愣住了。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没有写过这一章,可发黄纸上工整的字迹与自己的相差无几。对了,他上课偷偷睡觉的时候,诸葛亮曾把他的本子拿去过。
       想起诸葛亮,赵云的嘴角不禁上扬了几分。
       吕布抓起赵云的作业狂抄,一边想:这夏天才刚刚过去呢,怎么就有人发起春来了?


4.
       诸葛亮从不主动开口唤人。有事找赵云,比如想讨块糖吃的时候,小手戳戳赵云的脸,引起人的注意,四目对望,赵云立刻就能明白他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 “别吃太多糖了,容易蛀牙。”赵云一边毫无威严地告诫,一边又纵容的塞了一小块酥糖到小孩嘴里。
       “唔。”诸葛亮大眼睛忽闪了几下,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。


       炎夏渐行渐远,毒辣的太阳也变得温和起来,不再晒得人心慌。又是一季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 赵云比其他人更早抽条,身高窜起来的速度快得可以说是疯长。一大一小的影子紧紧相牵,足迹略过小镇的每片土地,大有种要相伴到天荒地老的错觉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说还想吃棉花糖。
       赵云一口回绝。
       “有了酥糖就不能吃棉花糖了。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抬头看着大孩子,扬起的小脸带着委屈,水汽在剔透的眼睛里氤氲,怕是再说出一句拒绝的话,那水珠就要从眼眶坠落了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赵云心中挥舞起小白旗。认命的牵着诸葛亮走向卖棉花糖的摊子。诸葛亮真是吃准了自己对他的心软,连撒娇的话都不用说,一撇嘴一皱眉就足以让他放下所有的原则向他妥协。
       老妈子当久了也不好啊。赵云苦着脸想。
       “子龙哥哥,子龙哥哥!”
       清脆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,赵云回过神,才看到对面奶茶店走出来的貂蝉和吕布。貂蝉抛下吕布,直直朝赵云小跑过来,裙袂飞扬,长发飘舞,甜美的少女到哪里都是焦点。
       貂蝉顺势搂住了赵云的胳膊,亲密无间。
       “子龙哥哥又带着小亮亮出来玩啊。”
       赵云觉得吕布的眼神已经带着刀光剑影了。背后冒起薄薄一层冷汗。硬是挤出一个笑容,“是啊,我们就快回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子龙哥哥不跟我们去玩一会嘛,天还早呢。”
       赵云的笑快挂不住了。“阿亮说他累了,下次再说吧。”
       貂蝉表示万分可惜。也不再强求,向两人告别。
       如芒在背的感觉终于消去,赵云舒了口气。衣角又被扯动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眼睛晶晶亮亮,仰头间赵云甚至在他眸中看到了星星。
       “子龙哥哥。”脆生生的小奶音喊的赵云心头一颤。
       这是犯规啊小祖宗……


5.
       镇上开了一家兴趣培训班。家长们都不甘示弱,生怕自己的孩子被别人比下去,于是又掀起一阵培训热。
       貂蝉报了民族舞,长得漂亮又极具天赋,以至于亲朋好友一去貂蝉家做客,就要她来一段,吓得好好的小姑娘听见“貂蝉”“跳舞”两词撒腿就跑。
       再说隔壁班的李白,进了作文班之后,老师发现他比自己文笔还好就不再教了,李白又开始替别人写情书,古风欧美风轮着来,直到某天不小心,把忘了擦去自己署名的情书塞进了韩信的柜桶里。那和他八字不合的红毛小子突然不找茬了,等到对方掏出那封情书,李白脑中闪过大大的三个字。妈卖批……
       赵家不爱凑热闹,赵云也就免过到补习班受罪的痛苦。


      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两个人,音符自指尖流出,悠悠回响。
       “阿亮以前也去过钢琴班?”
       “不是,我自学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鸟妈妈”赵云万分欣慰,自家的小天才就是与众不同。
       入秋了。吹入的风略含凉意。本就没有什么生人气的房间愈发的冷,赵云起身关了窗,问道:“怎么不见你爸妈呢。”
       “早就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走了??留你一个人?”赵云很难想象,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如何独自捱过日日夜夜。他的小天才这么讨人喜,他的父母怎么忍心丢下他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如他的名字,聪慧耀眼,可因为私生子的身份,在父母心中他永远只能被藏在暗处,藏在这个默默无闻的小镇中。
       “哎。”赵云揉揉小孩软软的脸颊,凑的近了还能嗅到小孩脖颈间的奶香。自己都当了这么久老妈子,再多照顾诸葛亮一点,又有何不可呢。这么多声“子龙哥哥”也不能让人家白叫不是么。


6.
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冬。
       睡梦中的少年瘦高,偏偏手脚又缩成一小团,窝在被窝一角,瞧起来可怜兮兮地,他不安地翻了几次身,抵不过顽抗的冷意,半梦半醒嘟哝着,“子龙……好冷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 只是这次无人应他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睁开眼,意识回笼。昨天是除夕夜,赵云为了帮家里的忙,没有同往常一样留宿。
       少了一个人的温度,难怪会那么冷。
       屋外已经传来了鞭炮声,掺杂孩童的嬉闹声穿透层层水泥墙,传到冷清的房间里。诸葛亮觉得更冷了。又重新裹了件大衣,一掏口袋,难得没有罢工的手机里有两条消息。
       “今年我不去看你了,给你打了点钱,自己买些喜欢的吧。——妈妈”诸葛亮记得母亲去年和前年也没有回来。
       “阿亮今天想吃糖么,哥哥给你带^_^记得给我开门,我可不想再翻墙了。——赵云”消息发来的时间是十分钟前,算算路程赵云应该快到了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急匆匆洗漱完,跑到大门口便听到那人在门外喊:“阿亮,你醒了么?”
       像是心有灵犀一样。
       推开门,赵云见诸葛亮光着手,从屋里出来的时间不短,但低温仍足以把手冻的通红。不免皱起眉,一把捧住他的双手,握在自己十指间,一下下呵着暖气,水汽在空中飞舞,凝结成雾,模糊了赵云愈发俊朗的脸。
       “怎么不带手套就跑出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眼眸微弯,笑的颇有几分腹黑,“不快点出来给你开门,你可就要翻墙进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忍心我这么大冷天做这种危险的事么。”
       “唔,不一定。”自然是不忍心的。
       赵云无奈的看着越长越腹黑傲娇的诸葛亮,往人嘴里塞了颗糖,牵着就朝屋里走。大冷天的,把小孩冻坏了可就不好了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知道赵云从小就拿自己没办法。
       当纵容一个人成了习惯,连那人的一颦一笑看在眼里都带了撒娇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一头银发睡的蓬松凌乱,赵云满屋子转了半天,才找到自己给他买的梳子,一下又一下耐心梳着,诸葛亮发丝柔软顺滑的触感赵云再熟悉不过了。
       “你妈妈今年回来看你么。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摇摇头,银发的光泽在赵云眼底晃动。
       “那今晚去我家吃年饭吧,吃完我们一起去看烟花。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顿了顿,“人很多。”他一向不喜欢被挤在人群中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 “我们可以到你家楼顶看,他们说今晚要放特别盛大的烟花,不用凑进人群。”
       赵云笑容温暖,好看的深蓝色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 夜幕终于在人们的期待中降临。
       第一炮烟花在欢呼声中奔向天际,一下映亮了天空,揭开火树银花的序幕。
       赵云拉着诸葛亮奔向楼顶,幕布似的天空已被接二连三冲上天的烟花染得璀璨,无数光华在顷刻间炸开,化作烟花雨无憾地坠落。
       “咻!嘭!”
       一声又一声烟花盛开的声音此起彼伏,驱散了所有的寒意。
       少年们并着肩,一同仰望天空,两人的脸庞被烟火映得忽明忽暗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的手仍被紧紧的握在赵云掌心里。
       他们已经走过了七年。
       人生还有很多个七年,可如果不是那个人陪自己走下去,都是残缺不全的。
       “子龙,我……你。”盛大烟花雨下终于有人开了口,被漫天的嘈杂声遮掩的模糊不清。
       “好巧。”赵云侧头,朝他宠了七年的人笑了笑。“我也是。”
       彼此心中点点思绪早在默契中不言而喻。至于听不听得清,已经不重要了。


7.
       诸葛亮看完日志的最后一个字,赵云已经洗完澡出来了,精壮的胸膛和腹肌上仍挂着水珠,滑入腰间别着的浴巾,毫无自觉的散发着男性魅力。
       “看什么呢,小天才。”赵云跨上床,凑到诸葛亮身旁咬耳朵,热气喷洒在人脖颈。
       青年仍不适应的抖了一下,剔透蓝眼含笑瞥了眼赵云,手指向笔记本屏幕上打开的日志。
       “你写的?”
       赵云挑眉,顺着自家恋人的指尖方向看去,目光停留在最后一行。
       “在烟花下,我才明白,自己是真的喜欢他。想和他度过人生有限的一个个七年,给他买一辈子的糖,”不错,这话很熟悉。
       “是我写的。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 看着赵云明朗温润的眉目,诸葛亮心下一动。唇角微微勾起。
       赵云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。诸葛亮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,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坏点子来捉弄他。
       果不其然,诸葛亮猛地直起身,把赵云扑倒在床上,胸膛相贴,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彼此鼻尖。赵云能清楚的闻见诸葛亮身上与他一模一样的沐浴露味,略微侧了头还能看到对方耳根处自己留下的吻痕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精致的脸庞近在咫尺,眼睫忽闪,勾的赵云心痒。
       “子龙哥哥,我的糖呢?”


END.

评论

热度(369)